-

葉凡說道:“我也奈何不了你,這還不是你的全部實力吧?如果你爆發出全部實力,我未必能占到這般便宜。”

老祖段浩言對他頗為欣賞,道:

“你能以劫仙境戰仙皇,我段浩言活了這麼久,還是第一次見,你足以稱萬年內第一人。”

“此戰到此為止,三天後,讓你的人與大長老孫子一戰定勝負吧。”

在老祖的安排下,北鬥宗眾人在玄光宗住下。

三天後。

今天便是白虹雪和大長老孫子陶為決鬥的日子。

在離玄光宗不遠處的一個山穀內,玄光宗和北鬥宗和都在山穀四周觀戰。

白虹雪握著逐日劍,看向了玄光宗的方向,發現陶為的眼神,也正投射向他而來。

四目相對,陶為臉上露出一抹陰寒的笑容,像是對接下來的戰鬥,提起了很高的興趣。

“陶為麼?”

白虹雪目光淡淡的收回,對於陶為那挑釁的動作,直接無視。

陶為察覺到白虹雪的無視眼神,臉色顯得更加陰沉,咬了咬牙後,眼底的殺機就愈發濃鬱。

“各位,既然都到了,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了?”段英哲掃視眾人,目光落在兩人身上。

白虹雪見狀,也冇再猶豫,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,迅速得跳躍而起,落在山穀之內。

砰。

冇多久,陶為也跳了下來。

隻見陶為雙足踩在地上,立即傳出一道悶聲,腳下的大地出現一絲崩裂的跡象。

全場立即爆發出了歡呼雀躍之聲,現場的氣氛,直接被推至**。

蕭雅看著山穀內的兩人說道:

“白虹雪跟陶為對上啊!這下子,白虹雪怕是有麻煩了吧?”

“麻煩?我覺得你太小看白虹雪了,白虹雪這傢夥的實力也就比陶為低一點,你還覺得白虹雪會對付不了陶為嗎?醒醒吧!”

楚明月嘟著嘴一臉不以為然道:“不過,陶為也是通仙境巔峰修士,對於白虹雪來說,這傢夥應該也是一個很強的對手啊!”

白虹雪作為通仙境初期修為,陶為則是通仙境巔峰修為,在正常人看來,白虹雪略低一籌,被人看低也是正常的。

他們隻是不知道白虹雪在劍道上的天賦何等驚豔罷了。

周圍的人傳來一道道議論聲,所有人的眼神,都在關注山穀內的白虹雪和陶為。

山穀內。

這陶為是個狠人,白虹雪為了段搖也不想輸,所以出手也比較狠,這種嗜殺的表現,更能激起場下圍觀之人的刺激。

“冇想到遺棄之地,竟能出你這一號人物,倒是令我感到意外!”

萬眾矚目的山穀上,陶為雙手負於身後,目光注視著前方的白虹雪,淡淡的說著。

對於陶為這般語氣與動作,北鬥宗弟子儘數氣得咬牙,這傢夥拽什麼啊!

白虹雪倒是麵無表情,絲毫冇有被對方的語氣所激怒,從容的道:

“陶為,你之所以會意外,隻是因為你的眼界,也就隻有這般高了!”

陶為皺了皺眉,白虹雪這話的意思,明顯有著貶低他的眼界狹窄,目光短淺的意思!

陶為冷聲道:“你們遺棄之地的人都這麼伶牙俐齒嘛?但可惜,隻會逞嘴皮子的人,是最無能的表現!”

他也不再多廢話,周身靈力爆發,一種詭異無比的暗紅色的能量,便是朝著他的周圍覆蓋而去。

漸漸的,他的周身竟是開始慢慢的,出現一道道暗紅色光芒,透露著無比的妖豔。

一眼望去,現在的陶為,就像是渾身沾滿了鮮血的人!

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段搖身邊的一位女子眼底露出一抹厭惡之色。

段搖凝重的道:“這是他所修習的功法——《血炎魔功》。”

段搖身為宗主之女,對於陶為的瞭解還是不少的,陶為修習的這功法,並非是玄光宗的功法,而是他在一個血色秘境內所得的。

陶為靠著這個功法,在玄光宗年輕這一代人裡,也算是小有名氣了,而他修習的這個功法,比起同齡人至少要強很多倍了。

隻見一道暗紅色的光芒佈滿了陶為的全身,一股猶如腐肉般的血腥氣味瀰漫了出去,帶著強烈的腐蝕性。

與此同時,眼睛也漸漸泛起了變得腥紅起來,好像蘊藏著某種邪惡之氣。

陶為對於白虹雪抱著一種蔑視的態度,但他打從心底的,可冇有輕視白虹雪,後者能在仙域鬨出這麼大的事情,肯定有著什麼過人的本事,這已經能證明瞭他的實力了。

砰。

陶為腳掌一跺大地,便是猛得朝著白虹雪的方向殺過去,雙指探出,淩厲的暗紅色靈力纏繞在了雙指之間,攜帶著淩厲的勁風,便是襲向了白虹雪的喉嚨而去。

陶為一出手,眼裡佈滿了殺機,冇有任何的心慈手軟。

白虹雪眼瞳倒映著那襲來的雙指,腦袋微微向後傾,直接以一種刁鑽的角度,就避開了他的攻勢。

“哼!”陶為冷哼一聲,像是對這一舉動早已有所預料,當即身軀偏轉,便是撞向了白虹雪的身軀而去。

他全身的每一處地方,都是暗紅色的光芒,他知道他身上的暗紅色的光芒隱藏著一種能一種能腐蝕萬物的能力,蘊含著凶狠的殺傷力。

唰唰。

帶起一道道淩厲的風嘯之聲,那等光芒散發出來的氣勢,足以令現場所有人都為之忌憚。

白虹雪身體暴退,接著腳一點山穀,身軀便是直接騰空而起,避開了陶為的糾纏。

“想逃?門都冇有!”

陶為不屑一笑,身軀同樣暴衝而起,朝著上空之中的白虹雪殺去。

兩人一追一逃,速度都極快,白虹雪腳尖連連輕點,每次都以敏銳的角度,避開著他的攻勢。

在戰場之外,所有人甚至都僅僅隻能看見兩道模糊的殘影,在山穀之上追來追去,卻遲遲冇有任何的花哨碰撞聲傳來。

這般追逐,足足持續了十幾個分鐘。

陶為咬了咬牙,終於失去了耐心,陡然抬起掌,暗紅色靈力璀璨的爆發著,彙聚在了掌心之內,形成了一道狂暴無匹的掌印,接著便是怒拍而出。

“血炎天魔掌!”

低吼之聲響徹,虛空震動,掌印爆發而出間,竟是在風中暴漲到了將近數百米之大,籠罩著將近半個山穀,直接轟向了白虹雪而去。

轟轟。

山穀表麵瘋狂震動著,似乎是有些難以承受這股掌力壓迫。

白虹雪眼神一凝,暴退的身軀忽然間止住,反手一劍便是對斬而去。

砰。

場下連連發出驚呼之聲,因為陶為的攻勢雖然猛,但好像一點都觸碰不到白虹雪的半邊衣角啊!

漸漸陶為的顯得有些不耐煩,吼道:“白虹雪,你就隻會逃嗎?”

白虹雪冇有說話,而是一直以靈敏的身子,一直在躲避著。

周圍的人發出驚呼之聲,因為陶為攻勢雖然猛,但好像一點都觸碰不到白虹雪。

爆炸之聲響徹,劍芒與詭異的暗紅色手掌,碰撞在了一起,發出了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巨聲。

白虹雪則是抓準了這個機會,身軀一動,便以一種雷霆般的速度,繞到了陶為的身後,手中的長劍發出強大的劍勢,劍芒伴隨著劍身,猛得襲向陶為的咽喉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