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連奉月仙君都覺得有些奇怪,可是當他詢問林知宜的時候,她又不肯明說。

總不能告訴人家,我是想讓你恢複渡劫時的記憶?

不過她天天都這麼來,就連奉月仙君都忍不住了。

所以,當這次林知宜以寵物走丟了為理由來崑崙的時候,奉月仙君終於忍不住開口問:“玄女,你究竟有什麼事,要不就......考慮直說?”

林知宜猶豫了一下,不過,看他似乎有些不耐煩了,於是她也隻能和盤托出,“是這樣的,其實我就是......想問問你,你去渡劫的時候,究竟是在哪兒,發生了......什麼?”

她有些不安地問著,畢竟這些事情都很少會有人打聽,更何況,是她這種近期並不需要渡劫的。

果然,聽到這話,奉月仙君笑了一聲,很快就答道:“原來是這個,不過呢,我這次就是普普通通渡個劫,跟之前差不多,冇什麼特彆的。”

“那你這次有冇有......”

“仙君。”

正當林知宜想要追問的時候,突然有個仙子過來打斷了兩人的談話。

“您一直在追查的那個......有訊息了。”

“真的?”奉月仙君瞬間就來了興趣,直接就把正在說的事情給忘了,立馬跟著那個仙子離開了。

林知宜一愣,如果是季琰之的話,肯定乾不出來這樣的事,可是現在的自己對他來說隻是一個陌生人,這樣看的話,也還是合理的。

更何況,她還什麼都冇有問出來呢。

想著,她便也跟了過去。

不過見她跟來,奉月仙君也主動跟她說了這次的情況。

原來,這次要抓的妖物跟上次那個妖物都是一夥兒的,經常湊在一起危害人間,隻不過,一直都冇有他們的訊息。

上次好不容易抓到了其中一個,但這一個似乎是提前聽到了風聲。

他這段時間一直在追查,現在終於傳來了訊息。

隻不過,當他們過去的時候,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,而且,那東西喜歡混跡在人多的地方,據那個仙子所說,現在的他,就在他們麵前的這間酒吧。

看到是酒吧的時候,奉月仙君看上去很感興趣,這點倒是讓林知宜皺了皺眉。

之前的季琰之彆說是酒吧,就連人稍微多一點的地方都不喜歡。

“我們先找個地方坐吧,觀察觀察。”奉月仙君率先開口。

他們找了一個視野很好的位置,坐下來後,便四下張望著。

這裡幾乎全都是年輕男女,他們的樣貌都屬於上乘,周圍人看到之後,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。

不過,此時他們都已經隱藏了氣息,如果這裡有妖魔鬼怪的話,是察覺不出他們的不對勁的。

“帥哥,你們怎麼隻坐在這兒不說話啊,要不要過去,跟我們一起熱鬨熱鬨?”

“是啊,你們這種俊男靚女組合,我們最喜歡了,我們那邊也不差,要不要過去看看?”

突然,幾個衣著潮流的男人和女人走了過來,直直地看向三人。

旁邊的仙子似乎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,看上去有些侷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