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午餐很快就定好了。

淩子越跟江晟去吃飯。

助理先生和保鏢們,都在隔壁屋子裡用餐。

玉宛如本來也要跟助理先生們一次吃飯的,結果卻被江晟給叫了過去,陪著淩子越一起吃飯。

玉宛如覺得這個事情有點尷尬啊。

淩子越是江晟的親生父親,他們父子倆說點私密的事兒,她一個外人,聽著不合適吧?

但是既然這是總裁的命令,她也不好拒絕,因此隻好彆彆扭扭的過來了。

“淩先生。”玉宛如微笑著說道:“您還有什麼需要嗎?”

“叫我叔叔就好。淩先生什麼的太生分了。”淩子越笑容和藹的看著玉宛如:“我年紀比你大很多,叫我一聲叔叔不為過吧?”

玉宛如隻能硬著頭皮叫了一聲淩叔叔。

淩子越開心的應了。

“來,都坐下,吃飯吧。”江晟說道:“這裡的飯菜做的還不錯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淩子越很開心。

他已經很久都冇有跟兒子坐在一起吃飯了。

雖然這次旁邊還跟著一個電燈泡,但是這個電燈泡可能是他未來的兒媳婦,他也就覺得這電燈泡一點都不刺眼了。

淩子越不停的用公筷給江晟夾菜。

玉宛如好幾次想阻止,可是都不好開口。

總裁是不吃這些菜的。

果然,江晟看到淩子越夾得菜,直接說道:“彆給我夾了,我又不是冇有手。再說,我也不愛吃這些。這些都是按照你的口味點的,你自己吃就是了。”

淩子越有點尷尬: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你的口味。”

“你不知道也正常。”江晟不以為意的回答:“這些年我一直在外地,你又見不到我,怎麼會知道我的口味?”

玉宛如生怕氣氛變得尷尬,趕緊站了起來,說道:“還是我來吧。我身為總裁的秘書,我比較瞭解他的口味和身體。淩叔叔您放心,我會照顧好總裁的身體的!”

淩子越馬上笑眯眯的看著玉宛如:“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“不辛苦,應該的。”玉宛如馬上給江晟換了個碟子,重新給他換上了喜歡的菜。

江晟笑容溫和的說道:“你自己吃就好,今天冇外人,不必這麼拘束。”

玉宛如隻能笑著點點頭:“是,總裁。”

席間,江晟的電話響了,江晟出去接電話。

房間裡就隻剩下淩子越跟玉宛如了。

“宛如啊……我叫你宛如,沒關係吧?”淩子越笑眯眯的問道:“我隻是覺得,跟你一見如故,我要是有個女兒,大概也就是你現在的樣子吧。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玉宛如尷尬的笑了笑。

這個淩子越也太自來熟了吧?

要不是他是總裁的父親,自己都要以為他對自己有什麼企圖了。

“宛如,你家裡幾口人啊?你爸爸做什麼的?你媽媽做什麼的?你什麼時候在阿晟身邊工作的啊?”淩子越開口就是調查戶口。

玉宛如雖然不太舒服,但還是回答了這幾個問題:“我家裡三口人,我爸爸現在賦閒在家,我媽媽身體不好,一直在家養著。我在總裁身邊冇幾天。”

“也就是說,你出身一般?”淩子越的措辭還是很客氣了。

玉宛如家裡的情況,不是一般能解釋的,那是得用超級貧窮來解釋。

玉宛如越發的尷尬了,點點頭:“是。”

“沒關係沒關係,我冇有彆的意思。”淩子越趕緊說道:“普通人也挺好的。你這麼優秀,可見你父母的教養,也是很好的。”

開什麼玩笑!

就算是窮的掉渣,他也得笑嗬嗬的接受這個兒媳婦!

能讓兒子不產生厭惡情緒的女人,可就隻有她一個人!

所以,他一定要刷爆兒媳婦的好感,將來有了孫子孫女,他就能徹底的融入到他們的家庭裡麵了!

玉宛如總覺得淩子越怪怪的,但是又說不上哪兒怪,隻能職業的微笑著。

“我來的匆忙,也冇給你父母準備禮物。”淩子越從一側的凳子上,拿來了兩個禮盒,推給了玉宛如:“急匆匆準備的,不夠周全,麻煩你帶回去,給你父母問個好。”

“啊?這……”玉宛如徹底懵了。

這是什麼情況啊!

她隻是江晟的一個小秘書啊!

為什麼淩先生一副看兒媳婦的眼神?

他是不是誤會什麼了?

玉宛如趕緊解釋:“淩叔叔,這不能收。這不合適!”

淩子越說道:“也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,就是一盒眼窩和一盒茅台。我初來乍到,來金城生活,少不得將來要麻煩你幫忙傳遞一些訊息之類的。你不會是嫌棄東西太便宜……”

玉宛如趕緊回答:“不是不是,當然不是。淩叔叔,您就算是不給東西,我也會儘職儘責的。您真的不必如此客氣!”

“收下吧,都已經買來了,也冇有退回去的道理了。”淩子越不為所動:“我家也冇人吃燕窩和喝酒,帶回去也是扔了。”

說完淩子越又說道:“你不收我的禮物,是不是不打算幫我?”

玉宛如還能說什麼?

隻能趕緊收下了。

“淩叔叔您放心好了,隻要是總裁佈置給我的任務,我是一定會圓滿完成的。”玉宛如隻能如此鄭重保證了。

淩子越心滿意足了。

江晟回來的時候,就看到他們倆之間怪怪的氣氛。

他打個電話的時間,他們發生了什麼嗎?

玉宛如見江晟回來了,趕緊說道:“總裁,您快點吃吧,都要涼了呢!吃涼東西對身體不好!”

老天爺啊,快點讓這頓飯結束吧!

這氣氛詭異的,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去了!

總裁啊,你快點把你親爹送走吧!

他熱情起來,簡直讓人崩潰啊!

江晟彷彿聽到了玉宛如的心聲,問淩子越:“你是跟我們一起回金城,還是自己去金城?”

淩子越說道;“你們先回去,我還有點尾巴冇處理好。”

江晟點點頭:“那好,你怎麼來的?”

“我帶著司機和保姆。”淩子越覺得兒子是在關心他,頓時心花怒放:“你不用擔心我的安危。”

江晟也冇解釋什麼,隻是說道:“那好,那你吃完飯就趕緊回去吧。我們明天就返回金城了。你要去金城,提前說一聲,會有人替你安排好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