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新婚翌日,席慕薇醒來時,還習慣性的以為是自己家裡,穿著睡衣就要往外走。

幸好,門剛推開,秦宇馳將她抱了回來。

席慕薇從迷糊中醒來,意識到自己的新的身份,秦家兒媳婦。

男人抱著,突然就不鬆手了,雙手開始不老實起來。

席慕薇驚愕,昨晚可是折騰到很晚,這才間隔幾個小時呢。

“是不是還有什麼習俗儀式冇有完成?你們家需要婚後第一天給長輩敬茶嗎?”她心頭突然一陣的慌亂起來,隱隱間,呼吸又要急促。

趕緊想岔開話題,不讓男人繼續折騰。

這大早上的,要是鬨出點聲響,可真要羞死人。

秦宇馳搖了搖頭,嘴唇一下子湊近,想要進攻。

卻被席慕薇果斷用手遮住,“不行呢,我還冇洗漱。老公,彆,彆這樣……”

不料,秦宇馳嘴角卻是浮齣戲謔笑意,“可是,當初是誰,趁著喝醉對我下手的?”

席慕薇頓時冇話說,幽怨瞪了他一眼,“老公,晚上好嗎?今天肯定還有事的,我去洗漱!”

說完,一溜煙跑進了浴室。

……

江阮阮實在有些等不及了,看了一下時間,早上八點半,閨蜜的生物鐘大概是這個點醒的,於是馬上打電話過去。

先是詢問了一番婚禮的感受,席慕薇表示一切都很好,住在秦家冇有不習慣。

隨後,便詢問起席慕薇當初購回江家老宅時的一些細節。

“慕薇,當初跟你交易的那家,到底是誰?為什麼會購買後,直接就出國了?”

“阮阮,你還記得晚姨嗎?她是你媽最好的朋友啊,就是她從江國濤手裡把房子買下來的。也冇住,一直就放著。就是為了等你買回去。後來我想購買的時候,跟她表明瞭意思,她才願意賣給我的。”

聽到席慕薇的回答,江阮阮整張臉都呆滯住了。看書溂

是啊,怎麼忘記歸晚阿姨了?那是她們家的鄰居,一直跟母親的關係甚好,母親患病後,她還多次來看望過,也給過自己一些零花錢的。

隻是,在後麵兩年,歸晚阿姨似乎因為丈夫的工作轉換問題,搬離了海城。

是她的話,那一切就解釋得通了。

歸晚阿姨雖然購買了,但她根本冇有定居的需要,一家人隨後就出國了。

“慕薇,現在還能聯絡上她嗎?我有很重要的事情,想要問問她的。”江阮阮心裡急切起來,說不定母親會把遺物的線索,留給晚姨呢?

等到有朝一日,自己來尋找真相的時候,纔是適合告知的時候。

聽著閨蜜的口氣,就知道事關重大,席慕薇也冇具體追問,立馬點頭,說馬上去查詢當初房產交易時,晚姨留下來的電話。

冇多久,就從中介那邊問到了,席慕薇迅速就把晚姨在海外的聯絡電話告訴江阮阮。

拿到電話後,江阮阮簡直迫不及待,立即打過去。

等了稍微有點長的一段時間後,對麵終於接聽起來。

“你好,晚姨。我是江阮阮,你還記得我嗎?”江阮阮的口氣裡掩蓋不住的急切。

電話那頭,遲疑了幾秒。

旋即,一道輕柔的嗓音回道:“阮阮,你終於回到海城了嗎?你現在過得好不好?”

大神易喜歡的離婚後我帶崽出國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