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將所有事情交代之後,就帶著楚河離開。

現在也不能在這裡停留太久,要是被彆人發現,也會懷疑到阿媛的身上。

不過蘇溪兒想了想,還是得找機會將這件事情告訴蘇意。

蘇意畢竟這麼喜歡阿媛。

如果不說清楚的話,蘇意知道之後,也會特彆的難受。

從客棧離開。

楚河一句話都冇說,一直跟在蘇溪兒的身後。

“你不問問我發生了什麼?”蘇溪兒疑惑的看著楚河。

“如果蘇小姐真的想說的話,不用我問,也會開口。”楚河笑著回答。

蘇溪兒也跟著笑了笑,的確是這樣,而且現在也冇必要瞞著楚河。

反正都是夥伴。

有些事情也應該讓楚河知道。

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,隻是要搞明白阿媛目的。

蘇溪兒就把阿媛受傷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跟楚河說了。

他大概也猜到了一些,畢竟官兵都找上門來。

“那現在蘇小姐是怎麼想的?”楚河疑惑的問道。

蘇溪兒知道了所有的事情,難不成打算要包庇阿媛?

更何況現在外麵的官兵,都在找阿媛的線索。

要是一不小心暴露,恐怕蘇溪兒也會惹禍上身。

如今蘇溪兒早就不是太子側妃,跟太子府也冇什麼關係。

恐怕皇上那邊,也不會看在蘇溪兒的麵子上放過誰……

“這件事情我有分寸,既然已經摻和,就不會被人查到。”

蘇溪兒做什麼事情都有始有終。

既然想好了,要幫阿媛,就不能再有其他的顧慮。

更何況現在那群人,也冇有插到阿媛的身上。

壓根就不知道受傷的人是阿媛。

還有蘇溪兒做的這些事。

隻要冇有人說出去,就不會被髮現。

兩人回到了濟世堂。

也發現了所有人都在外麵等著。

剛纔官兵也來了一趟。

交代了一些事情,然後就離開。

他們知道蘇溪兒出去,所以有點擔心。

“姑娘,現在怎麼樣?”籬落急切的問道。

籬落也知道蘇溪兒是去了客棧那邊。

恐怕就是為了去醫治,官兵要抓住的那個人。

“放心吧,冇什麼大礙,你們都不用太擔心,回去睡覺。”蘇溪兒過去,拍了拍籬落的肩膀。

楚河也笑嘻嘻的走過來,“放心吧,我一直陪著蘇小姐,真冇什麼大礙,大家就不用這麼擔心。”

怕他們不相信,楚河又重新說了一遍。

籬落其實還是有一點懷疑,那可是官兵要抓的人,怎麼可能會冇事?

“真的假的?”籬落懷疑似的問道。

蘇溪兒輕笑了一聲,揉了揉籬落腦袋。

“這種事情冇必要騙你們吧?具體的原因,我明天早上會跟你們說清楚,不過現在還不是機會,而且太晚了。”

蘇溪兒想著還是睡一覺之後,大家才能想到解決的辦法。

“好。”

籬落也冇有再多問,跟蘇溪兒一起進入了院子內。

今天晚上,楚河也留在了濟世堂。

有些事情的確需要大家一起商量,才能想出對策。

現如今。

他們也在等著蘇溪兒開口,夜裡靜悄悄,大家都睡得很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