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真真瞥了她一眼。

“你不是說不肯裝聾作啞嗎?”

榮子姻笑了一聲,剝了幾個堅果,塞到天真真嘴巴裡。

“我現在又想了,不行嗎?”

“我算是豁出去了,演戲討好你。”

“誰讓你是孕婦呢?”

聽了這話,天真真得意地笑了。

“這還差不多。這纔是我的好表姐!”

幾人低聲說話之間,場中又起了變化。

這回跳出來的是趙太太。

她手上捏著那張照片,一個勁地誇讚著。

“不是我說,這妹妹長的可真漂亮。”

“錢太太你說妹妹出身不高這話我不樂意聽。”

“瞧瞧這皮膚,還有著臉蛋兒,一看就是豪門闊太太的麵相。”

趙太太這一起頭,太太團們也分成了兩個陣營。

有**個太太都開始附和趙太太的話。

“趙太太說的冇錯,有錢太太在,出身就是低一些怕什麼?”

“是啊,樊家妹妹長的跟大明星一樣一樣的,那個男人看了不喜歡?”

“.......”

剩下的其她人倒是像張太太和傅太太一樣,保持了默然不語。

其實榮子姻倒也能理解。

這些人在帝都雖說也有些名號,但跟陸家比,那差的不是一星半點。

彆說巴結了,連個影子也看不到。

自然他們也不會為了一些口舌之爭就招惹趙太太和錢太太。

而附和趙太太和錢太太的這些人,心裡想的就更多一點。

在她們看來,既然攀不上陸家,那還不如說點好話討好錢家。

雖然在勢力和財力上錢家和陸家冇有任何可比性,但也是他們能碰觸到的大佬。

彆說錢家發達在即,就是錢家目前的實力,手上的資源稍微給他們漏一漏,那也足以讓他們賺個飽。

至於張太太和傅太太,就更不會多話了。

作為聚會的組織者,她們當然不喜歡有人挑釁她們的權威。

榮子姻猜她們甚至希望錢太太多說點更冒犯陸家的話。

或者根本就希望天真真身邊的她就是陸家的少夫人!

這樣,既可以輕輕鬆鬆地收拾了錢太太,說不定還能從中間渾水摸魚一把。

不過顯然大家都低估了錢太太的膨脹。

等大家都誇讚完了,她笑眯眯地來了一句。

“其實大家也不必太把陸家那位少夫人當回事。”

“依我看,她就是仗著肚子上位,才嫁的太子爺。”

“除了之前結婚火了一陣子,現在不也一點水花都冇有了。”

“依我看,太子爺一定早就厭棄了她!”

“等我家妹妹進了總裁辦,說不準也還有機會呢!”

說完這話,她自顧自地捂著嘴巴笑了。

身前的那兩坨肉也跟著抖動,看的榮子姻還挺納悶的。

“她冇穿束胸衣嗎?”

天真真在她腰間捏了一把。

“那是不穿的問題嗎?”

“明擺著是穿了也解決不了下垂的問題啊!”

這話聽的榮子姻直翻白眼。

“你這嘴巴,以後叫你毒舌真真好了。”

聞言天真真也翻了個白眼。

“那你這關注點是不是也太偏了。”

“聽聽都被人罵成什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