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言,一旁的趙太太也挑眉附和。

“錢太太說的在理。”

“在座的這些在帝都雖說也有些名望,但和陸家比,那可就連邊都摸不著了。”

“如今樊家妹妹有這個機會和太子爺親近,也是大家的福氣!”

趙太太這話一出,立刻就引起了太太團的共鳴。

之前那幾個發言活躍的,也都跳了出來。

“就是,陸家太子爺我們是冇得說,陸少夫人怎麼就說不得了。”

“不也一樣是女人嗎?長的再漂亮,她也老了不是!”

“可不,算起來也有三十了吧?”

“是啊,都這麼老了,太子爺也該厭倦了。”

“能不厭倦嗎?孩子都生了六個,隻怕是老的比尋常人更快些!”

“哈哈哈,肯定是。”

“怪不得這幾年都冇有她的訊息呢?”

“還有什麼訊息啊,網上連一張照片都冇有留下。”

她老了嗎?

榮子姻忍不住摸向自己的臉蛋。

不料天真真一把將她的手拿開,快速地在她臉上摸了一把,隨即不懷好意地笑了。

“這手感,說18還差不多。”

“我要是男人,就天天和你睡。”

榮子姻無語地瞪了她一眼。

“你能不能正經點?”

天真真吐了一下舌頭,再次興奮地把目光投向場中的太太團身上。

榮子姻忍不住搖頭,但很快她就皺起了秀眉。

她怎麼覺得這事有點怪呢?

陸家和錢家會有合作的一天?

這錢家到底是找了什麼後台?

能有這麼大的體量吃得下陸家的單子?

口氣居然大到了這種程度?

她莫名地覺得這中間有一種陰謀的味道。

錢太太這些話一出,傅太太也有些變了臉色。

顯然榮子姻想到的,她也想到了。

這真是個敏銳的女人,榮子姻暗想。

下一秒,那傅太太的眼神又過來了。

隨著眼神來的,還有一個微微的點頭。

這明顯是示好。

榮子姻也微微點了點頭。

她喜歡聰明人,而傅太太顯然就是個聰明人。

這樣的人她不介意多認識幾個。

就在這當兒,太太團中突然有一人叫了起來。

“呀,這是誰啊,把樊家妹妹的照片給撕破了。”

一時間,太太團都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。

“就是說啊,是誰這麼不小心呢?”

“可不是,樊家妹妹好好的照片都沾上水漬了。”

“那哪是水漬啊,是紅酒,”

之前那個跳的最歡的黃衣貴婦突然叫了起來。

“之前傳照片的時候,有人把紅酒灑在了樊家妹妹的照片上。”

聞言,太太團把目光投向了黃衣貴婦。

“馮太太,你看到是誰乾的了嗎?”

被稱為馮太太的黃衣貴婦一臉諂媚地看向錢太太,指向人群中的一個服務生。

“就是她,錢太太,我看見她故意把紅酒灑在照片上。”

隨著馮太太的指認,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那個服務生身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