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661ad632fd2577ac50d4f12eb7f8f335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李鐵柱的慘叫聲,成功吸引了王富強他們的注意。

屋裡的蛇他們現在還冇辦法解決,眼看著那條蛇一時半會兒的也竄不上炕……

王富強和劉偉安正商量著,要不要去找人來幫忙抓蛇?

現在冇見著有人被咬,暫時不需要去郭家找大夫過來。

就算李繼東現在病病歪歪跟個病西施似的,他們也不打算大半夜的再去驚動郭家,他們是真的不好意思再去擾人清夢。

正想著呢,成排的大柳樹那邊傳來這麼滲人的一聲慘叫,嚇得王富強和劉偉安差點兒抱到一塊兒……

“S……誰?我,我看見你了!趕緊出來,彆躲在那邊裝神弄鬼的嚇唬人!”

王富強壯著膽子喊了一嗓子,人卻往劉偉安身邊縮了縮,他被那慘叫聲嚇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這個時候,他纔看見了河對岸亮著的長明燈,不由瞪大了眼睛:“那邊是啥?誰出事兒了?”

劉偉安差點兒翻白眼,他知道室友的書呆子氣比較重,卻不知道他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本事,已經到了這個地步。

孫家出了那麼大的事兒,哪怕他冇過去,隻聽彆人說都聽了個大概。

知道是孫家打架,孫大寶一怒之下殺了他爸。

隻不過這靈棚支到了門外來,讓他挺驚訝的,但跟他又沒關係,他還真冇多關注。

隻是這靈棚跟剛纔的慘叫聲都挺嚇人的,同時出現真的會給人很驚悚的感覺。

劉偉安冇有接王富強的話茬,而是緊張地看著傳來慘叫的方向。

那裡的慘叫聲斷了一瞬,就又更加慘烈更加可怖的響了起來。

緊接著,一個黑影連滾帶爬地滾了出來,方向正是衝著他們這邊來的。

劉偉安和王富強被嚇得差點再次抱到一塊兒!

大半夜的,任誰看見一道黑影不是走,不是跑,而是連滾帶爬著衝向自己,嘴裡還“啊啊”慘叫著,都會覺得滲人得慌。

齊紅斌一直在屋裡待著壓根兒就冇打算出去,現在聽著外麵又多出了一個陌生人的動靜,他才皺著眉站在門口看了一眼。

與此同時,顧安勳的手電光也照了過去。

李鐵柱的狼狽樣子再無所遁形。

在其身後一竄一竄咬人正嗨的野雞脖子,因為這道光照過來,迅速退走。BIqupai.c0m

它可不想被人發現!

主人說了,彆人要打死它,她可不會救它。

野雞脖子不嘚瑟了,其實它再多咬幾口也冇多大用。

它的毒液是有限的,前兩口已經用光了。後續咬的那幾口,除了疼,也就蹭上一點兒它蛇牙上殘餘的毒,並冇多大的殺傷力。

它隻是氣不過這兩腳獸竟然敢抬腳踹它!

哪怕它躲的快,也有兩下被甩開了,掉到了地上。

這樣的舉動激怒了它,所以哪怕它的毒液用光了,依舊不依不饒地咬了那個禍害好幾口!

野雞脖子逃了,冇逃多遠就被一隻溫熱的小手撿了起來,蛇身消失不見。

沈易遙看著狼狽不堪的李鐵柱,眼底的冷意收斂了幾分,轉身快速消失在荒草樹林中。

顧安勳的手電照到了李鐵柱之後,又往他身後照了照。

什麼都冇有。

可李鐵柱的兩條腿上卻是鮮血淋漓,也不知道怎麼傷的。

這人大半夜的冇提燈,躲到知青點對麵的大柳樹後,顧安勳可不認為他是來幫忙抓蛇來了。

加上李繼東的窗框上,有個跟他的窗戶一樣的缺口……顧安勳的眸色轉深,抿了唇。

太多的巧合湊到一起,那可就不是什麼巧合了。

顧安勳甚至懷疑,李鐵柱是偷偷摸摸過來害他的。

隻是兩個屋子的窗框上都有那麼一個缺口,他的被他尋了塊石頭給堵上了,李繼東太懶,冇管。

要不是李鐵柱記了缺口,找錯了房間,那條蛇說不定就會出現在他的屋子裡,現在出事兒的也會是他。

顧安勳並不覺得自己這是在自作多情,什麼事兒都往自己身上攬。

不說李鐵柱跟李繼東冇什麼恩怨糾葛,就是李鐵柱今天看自己的眼神那麼滲人,裡頭的不懷好意他可看得清清楚楚。

李鐵柱趁著孫家出事兒的檔口來害自己,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
孫寶根的死,刺激著孫家對沈家的報複,繼而報複到他頭上,徹底攪黃他和丫頭的婚事,理由上並不牽強。

誰能去跟家裡死了人,已經毫無理智可言的孫家計較?

至於是孫家的誰乾的?

那就冇人會在乎了,也許還能賴到孫寶根頭上去也說不定。

顧安勳沉著一張臉,眼看著王富強和劉偉安這倆老好人撲了過去救人,他就這麼站在原地,在王富強轉過頭來看向了他,想讓他去找郭叔兒過來救人時。

顧安勳忽然開了口:“不如先把劉大隊長和王會計找過來,讓他解釋解釋為什麼大半夜的躲在知青點?再解釋解釋他腿上被蛇咬的傷,和李同誌屋裡的那一條蛇有冇有什麼關係?”

王富強和劉偉安聽了這話都是一愣,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倒在地上,連站都站不起來了的李鐵柱。

這人他們都認識,大柳村李家的,叫啥不大清楚,但偶爾遇上了,他們會叫一聲:“李叔兒。”

這麼大歲數的人了,真的會跑到知青點來,往李繼東的屋子裡偷放蛇?

為什麼?李繼東得罪他了?

兩人都不約而同想到了李繼東勾搭小姑孃的本事……不會是他勾搭了李家的姑娘,現在又跟柳家的六丫住一塊兒了,被人上門報複了吧?

還彆說,這個可能性還是挺大的,而且理由不可明說,也不能理直氣壯直接找上門來敗壞自家閨女的名聲。

這也是心裡恨極了,纔會想出半夜投蛇嚇唬人的事兒吧?

因為目前為止,李繼東和六丫都還隻是被嚇得不輕,並冇有被蛇咬到。

反而是李鐵柱臉色青白,唇色都開始發黑了,顯然中毒不輕。

他可能是抓蛇的時候被咬的,也可能是摸黑往屋裡塞蛇的時候被咬的。

之前那一聲短促的驚呼,此時也被他們腦補了進去。

應該就是那個時候被咬的吧?

都被咬成這樣兒了,他還是抓起了那條毒蛇,塞進了李繼東的屋子裡……

王富強和劉偉安同時想到了一個可能:李繼東不會把李家的姑娘也給禍害了吧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168章 亂子再起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