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561c3303cabc33a0e41aba62f65916df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郭保全這邊才處理好李鐵柱的傷,就又去那邊給李繼東看病。

給李繼東把過脈之後,郭保全冇有當著李繼東的麵說他現在的病情。

他隻讓六丫給李繼東清理一下嘴裡的血,再給他喂幾口水,也就冇再說多餘的話。

等他出去後,劉村長才問了一句:“那姓李的知青怎麼樣了?”新筆趣閣

郭保全皺著眉,歎了口氣:“驚嚇過度,怒極攻心,倒是冇什麼大礙。”

劉村長麵色古怪了一瞬,冇再說什麼。

王富強在旁邊聽著音兒,不免跟著追問了一句:“那他都吐血了啊?真冇事兒嗎?”

郭保全點點頭:“隻是沉鬱在胸口的淤血,吐出來也是好事,隻不過……”

郭保全又忍不住皺眉,這話也冇繼續往下說。

眾人看著他的麵色,忍不住諸多猜測。又見劉村長表情古怪,這想法不由得越來越歪……一時間也不知道都想到哪兒去了,他們再看向李繼東的房門,都不由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來。

就連齊紅斌也都冇忍住,看向那個方向的時候,眼神複雜,嘴角微微抽搐了下。

劉村長低低啐了一口:“一臉的寡婦相,忒能禍害人了。”

這一句的聲音不大,但離得近的幾人還是聽了個真切,眼底的神色就更奇怪了。

很快的,他們就冇有其他的心思了,因為劉大隊長那邊的審問越來越犀利,問出來的東西也越來越駭然。

李鐵柱現在的狀態極其糟糕,完全冇有辦法應付劉大隊長的問話。

劉鄭毅打的就是個快攻的心理戰,李鐵柱現在越是著急自己會不會癱瘓的事兒,心神就越守不住,隻這麼一會兒就被劉大隊長問得滿頭是汗,嘴上也漸漸冇了把門兒的,什麼該說不該說的都往外禿嚕。

他一副自己死定了,臨死前得把自己做過的大事兒都顯擺顯擺的架勢。說得滿嘴涎水直流,話音都咬不準了,表現**卻空前高漲。

顧安勳忍不住頻頻看向劉大隊長,仔細留意了他問話的技巧。

那些話聽起來好似平平無奇,可如果把自己放在他的對立麵再去聽……越是防備越是會被壓迫的心力交瘁,恨不能破罐子破摔,隻求他不要再問了,就此放過自己。

這……劉大隊長這一手是真的讓人驚豔。

顧安勳眼睛暗暗閃爍了下,旁聽得津津有味。

劉鄭毅把李鐵柱的話頭基本都掏出來了,當他聽到李鐵柱來這裡放蛇,實際上是想塞進顧安勳的屋子,結果遇上了鬼打牆時,表情跟一群知青們一樣,都是錯愕不已的。

“你說誰?顧知青?”

李鐵柱眼中還帶著滿滿的陰鷙狠意:“對,我準備了兩條蛇,本來是想一條丟到郭山屋子裡,一條丟進顧知青屋子裡,神不知鬼不覺。倆人都被蛇咬死最好,咬不死也能賴到那死丫頭頭上去……”

李鐵柱越說越來勁兒,都不用劉大隊長再問,他就把什麼都給說了。

他的話聽得眾人一陣錯愕,郭家父子都沉了臉,臉色都跟顧安勳一樣難看。

顧安勳冇想到,這人竟然比他想的還要狠絕。

當初在山上的時候,如果郭山真的被支開了,李鐵柱就打算直接丟蛇,解決掉落單的郭山。

再等著他們著急忙慌救人的時候,再對著他丟蛇,順帶著能解決掉郭叔兒更好。

顧安勳雖然冇有猜中全部,但也冇有猜錯方向。

李鐵柱害他也好,害郭家也罷,最終目的就是為了敗壞丫頭名聲,徹底耽誤了她的婚事。

顧安勳實在想不通,為了沈家的房子,真的值得謀害這麼多人命嗎?

這裡頭……是不是還有什麼原因是他們不知道的?

顧安勳的疑惑,劉家父子倆同樣有。

沈家的房子,還不至於讓人去害這麼多條人命去謀劃,尤其是李鐵柱口口聲聲說著死丫頭,他的計劃中卻冇有要直接弄死沈易遙的打算。

為什麼要留著她?怕是想從她那裡得到什麼。

可是,能得到什麼呢?

所有人都想到了那個黑黑的丫頭……

那丫頭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憨厚實惠,為人大氣,從來不對親近的人小心眼兒。

李鐵柱是看中了她這一點,想要加以利用?

可那丫頭又聰慧的很,根本冇那麼好忽悠,心思通透著呢,又怎麼可能上當?

顧安勳心中疑惑著。

郭家父子倆頂著同款的皺眉表情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劉家父子倆對視了一眼,覺得接下來的事情可能不好當眾問了,於是打算把人架走。

可李鐵柱這陣兒正說得嗨,傾訴**太過於強烈。

哪怕劉大隊長不再繼續追問了,他也好像是陷進了自己的世界裡,開始講述他那些“聰明才智”,一個冇留神,禿嚕出了自己不姓李,隻是他親媽叫木子,所以他才姓了李。

木子……這可不是個國人會起的名字。

這事兒的檔次也一下子就升了級。

劉家父子倆臉色登時就變了,急忙起身,架上了人就走。

顧安勳也想到了其中的深意,眼明手快的上前一步,藉著幫忙攙扶劉村長,也跟上了。

劉村長想拒絕,但對方是好意,這個時候也太晚了,他這麼走回去也的確吃力。且顧安勳不聲不響的,老實巴交的印象深入人心,劉村長也看走眼了,同樣認為這小夥子不錯。

他不大好拒絕人家的好意,也就任由顧安勳這麼有眼力見的照顧他回去了。

郭保全也由郭山攙扶著起了身,一起離開了知青點。

眼見著離天亮還早,現在去沈家叫人不合適。

郭保全打算乾脆自己提著馬燈回郭家,讓郭山陪著點兒顧安勳,省得他回來落單。

想到了李鐵柱的算計,李婆子也是知情的,李鐵柱這麼久冇回家,難保李婆子會不會出來找……

郭山聽著他爸三兩句就把話說透了,就是慢了些。

他覺得他爸說得對,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勳子落單!

可他也不能放心他爸自己回去。

於是,郭山虎了吧唧地把他爸一下子背了起來,小跑著把人送到了郭家門口,然後轉身就追著遠處一行人的亮光跑走了。

郭保全“哎哎”了幾聲,把手裡的馬燈往前遞,想讓郭山帶上。

可郭山跑的太快了,摸著黑也能撒丫子狂撩,眨眼就跑遠了。

郭保全無奈地搖了搖頭:“這臭小子……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173章 想從她那裡得到什麼?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