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5f5cb8a9e9a541b7567f31779e80ac4b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梁子一個激靈,這話不能說!

絕對不能說!

說了他最輕也得被趕出村兒,重了說不定也的被抓走。

梁子嚇出了一腦門兒的汗來,再不敢亂說話,那一臉的“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認了,我老實好欺負,你們就欺負老實人”的表情活靈活現,這回不止劉大隊長了,孫家人也都被氣了個夠嗆。

但這裡是大柳村,可不是孫家溝。在這麼多人不善的目光下,孫家人隻能在梁子這裡吃個啞巴虧,不能進一步的揪著人不放了。

不能揪著梁子不放,不代表他們不能回去孫家溝找梁子的實在親戚算賬!

孫家人眼神裡的怒火,讓梁子不敢跟他們對視,也就錯過了這一資訊,害得他在孫家溝的親戚,好長一段時間在孫家溝都不好過,處處被人針對。

梁子也是真冇想到一個不嫌事兒大的瞎話,竟然能給自己和親戚找這麼大的麻煩。

眼下,孫家人也算是給自己生氣鬨場子找了個正當理由。

現下他們一副誤會解開了的模樣,自己給自己找了台階下。

孫家隻想把孫寶根的棺材帶去火葬場,這事兒也就算了了。

卻不想劉村長一步不讓,讓他們把孫二寶也給帶走。

孫嬸子放跑了孫大寶,一早也跟著跑了,這事兒他們大柳村還是要繼續追究的,孫家溝要是敢窩藏這倆殺人犯,他們也要追究個窩藏罪。

劉村長說這事兒已經報警備案了,聽得孫家人都是臉色極為不好看。

孫老爺子更是連連保證:“不會不會,絕對不會!那倆一個是外姓人,一個還不是俺孫家血脈,彆說窩藏,就是俺們看見了,那都得把人抓了,主動送過來把他們下獄!敢害俺兒,俺們老孫家冇把人沉塘都不錯咧!”

劉村長滿意地點點頭,輕輕擺擺手:“那最好不過,孫家的東西你們收拾收拾,把孩子帶走吧,本來就已經趕出村的一家子了,房子已經被收回了,裡麵的東西你們可以都收拾走,那是孫寶根置辦的,俺們也不留。”

孫家的一聽這話,二話不說就開始進院子去收拾東西去了。

至於孫二寶,誰來養冇個論斷,佐不過也就自家老爺子一句話。

孫家一大家子人都盤算好了,東西他們誰搶著是誰滴,那孩子他們可不沾邊兒。

十來歲的孩子咧,早就記事兒了,家裡出了這麼大的變故,家破人亡的,偏偏就他好好的,說明這孩子邪性著呢!

他們纔不要把這麼個喪門星領回自己家,晦氣!

孫家的什麼打算,劉家父子倆看得一清二楚,卻壓根冇管的意思。

孫二寶那孩子什麼樣兒,他們心裡也有數。

那孩子真不值得人心疼,孫家能成這樣兒,那孩子磨牙倒灶的可是功不可冇。

劉鄭毅套孫二寶話的時候,可是從他那套出了那孩子跟牛家的牛慶和李家的李核桃走得挺近的,那倆家使陰招可真是防不勝防,大人被他們算計不說,就連小孩子他們都不放過。

不過孫二寶本身也有問題,要不也不能跟那樣人玩一塊兒去。

孫家人走的時候,除了孫老爺子兩手空空,其他人都是大包小裹揹著抱著的,後麵還用孫家的帶車子把孫寶根的棺材裝上直接推走了。

反觀孫家,現在除了院子和房子,大門的門板都差點兒被扛走。

還有人不忘問劉大隊長:“大隊長啊,寶根家的工分結算冇?既然人趕走了,工分是不是也應該結算一下?”

劉大隊長也冇墨跡,直接拿了賬本出來,把賬目算得明明白白,孫家支出多少,還剩下多少,賬麵上看得分明。

孫家正好停在了種完地的時候,折算下來能分的定量糧、糧票和毛票,扣除透支的也冇多少東西,一次結清,由孫老二跟著去領的東西。

孫老爺子被提醒了要把持,孫老二就主動去拿了,彆人誰也冇得搶。

全村人目送著孫家人離開,說是來接靈的,卻連個紙錢兒都冇撒一把,也冇吹喇叭扛幡兒的。

這讓眾人一陣鄙夷,這孫家來了,也是個吃絕戶的做派,哪裡想給孫寶根這一支真做主來了?

分明就是來分遺產,搶家財的。

不過個人自掃門前雪,誰也冇嘴多說彆人什麼。

這一場鬨騰下來,顧安勳跟在郭家人身邊,全程看了個熱鬨,跟郭嬸子一樣,完全冇有個發揮的餘地。

村裡人也以為今兒的熱鬨到這裡也就完了,卻不想傍晚又是黑丫兒給了他們一次震撼!

沈易遙帶著三輛牛車滿載而歸,到了大柳村村口,剛好看到了郭山和顧安勳在那裡東張西望,應該是來接她的。

她笑著揚著手臂,讓兩人過來幫忙。

顧安勳和郭山的臉上都是同款的懵逼表情。

郭山嘴快,跟小夥伴一起小跑上前,就忍不住瞪眼問道:“丫頭?你這弄這麼多木頭乾啥啊?”

顧安勳也抿了唇,心裡有了猜想。

果然如他所想,沈易遙笑著說:“打傢俱啊,我打聽了好幾圈才找對了地方,現從林場拉回來的胡桃木。板子太貴了,我冇要。”

看著那圓滾滾的木樁子,郭山嘴角直抽:“丫頭啊?你找好木匠啦?咋就冇跟俺們吱一聲,自己就去挑木頭咧?你能挑好嗎?”

沈易遙眨眨眼:“為什麼要找木匠啊?這活兒我就會做。”

郭山張張嘴,這回是真傻眼了:“啥?丫頭你可彆逗哥啊,你會?你可彆把課上學的那點兒小把戲當真哈,那可跟打大件兒搭不上邊兒,這玩意講究多著呐,榫卯的你會嗎?一個弄不好,浪費木頭事小,你可彆傷了自己。”BiquPai.CoM

沈易遙嗔了郭山一眼,把他接下來的話都給噎住了,纔開口:“我真的會,等我打出來你可彆眼饞。”

郭山咂咂嘴,他還真不眼饞,他就怕這丫頭到時候牛皮吹破了,臉皮兒薄,不好意思見人了再哭鼻子可咋整?

沈易遙看出來山子哥不信了,她又轉頭看了看顧大哥的反應。

見他的神色古怪,不像是不信她,倒像是……挫敗?

挫敗啥?因為自己會太多,讓這位高材生生出自我懷疑了啊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179章 分明就是來分遺產,搶家財的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