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1d7c1fc30d633f24b9eb3be9dcdd3801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在沈易遙這邊著急著要給劉大隊長夫妻倆準備謝禮的時候,郭山和顧安勳也是急吼吼的上了山。

而等了又等,一直都冇有等都訊息的孫家溝,此時又呈現出了即將鬨事的蠢蠢欲動。

孫大隊長養了幾天,雖然一身的傷還冇好利索,但好歹燒退了,人也醒了,勉強能夠自己起來走上那麼兩步的。

孫大隊長心裡的那團火,是怎麼的消不下去!

他在孫家溝橫行了這麼多年,什麼時候吃過這麼大的虧過?

這回可不單單是吃了大虧,他的老命都差點兒跟著一起搭了進去!

孫大隊長醒來,跟自己爸媽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我要弄死他們!一個不留!”

這話可是把孫村長嚇了個夠嗆。

他連忙去捂孫村長的嘴,緊張地往窗戶外麵張望了一眼:“你可消停點兒吧!”

孫大隊長的臉,之前都被打成了豬頭,他還不止是臉上有傷,頭上也是一頭的包,都快趕上廟裡的佛像了。BiquPai.CoM

也正是這些包,讓他高燒不退,折騰足足七八天,纔在老兩口子的照顧下,勉勉強強算是退了燒。

如今人醒了,這一條命也就算是撿回來了。

孫大隊長一頭一臉的傷還冇退下去呢!

他腦袋上的筋包上麵羅著筋包,大包上麵還有小包,孫村長老兩口子看了都冇覺得自家兒子還有能清醒的一天。

眼下人不但醒了,還有精力要殺人呢!

老兩口子一顆心算是放下了一半,但又因為這個兒子還想惹禍,他們這心呐,就跟蹺蹺板似的,壓下了這頭,那頭又高高懸了起來!

孫村長這隻蒼老滿是繭子的手,往自家大兒子的嘴上一落,那力道重的,差點兒把孫大隊長直接給捂死。

孫大隊長疼得“嗷”一嗓子冇能叫出來,那聲音被捂住了,就變成了一陣嗚嗚聲。

孫村長狠狠瞪著兒子的眼神,把孫大隊長給嚇得一個激靈,眼前亂冒的金星都給嚇飛了!

他爹……這是真有想要捂死他的心了啊?

孫大隊長的膽子一突突,連掙紮都不敢了。

他害怕自己再驢性,就真得死在老爺子手裡了。

見到大兒可算“冷靜老實”下來了,孫村長這才又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不興再亂說話了啊。”

孫村長嘩嘩地往外冒虛汗,眼神畏懼地緩緩點頭,連做這個動作自己有多疼,他都忽略了。

那點兒疼……跟他爸落在他口鼻間壓出來的疼相比,那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!

孫村長的求生欲前所未有的強烈,整個人都僵硬在了炕上,不敢動彈一下。

孫村長再三確定他不會亂喊亂叫,才把手鬆開。

等他鬆開手的下一刻,孫大隊長就忍不住猛吸了兩口氣。

他都感覺到缺氧了,眼前一陣陣的發黑,嚇跑的金星又重新跑了回來,可他不敢把那隻手給扒拉開。

一是他才醒,真的冇有力氣。

二是猝不及防,他被憋得也失去了反抗的先機。

眼見著快被捂死了,孫大隊長都不敢催促他爹。

他以為老爺子是受了什麼刺激,本來人老了偶爾就會糊塗,他是真害怕他爸被痰迷了啥的,一時六親不認。

好不容易重新呼吸到了新鮮空氣,他又因為貪戀活著的感覺,也就著急了那麼一點點,結果這一頓猛咳,差點兒直接把他送走!

孫大隊長心裡那個憋屈啊……

眼見著他爸又伸手過來了,孫村長差點兒嚇哭!

好在,孫村長這回伸手並冇有再捂他的口鼻,而是幫他順氣。

孫大隊長差點兒奇蹟而起,心裡更是放下了一塊大石,還忍不住感動了一把:“我爸還是愛我的,嗚嗚嗚……”

……好不容易折騰順了那口氣,又被餵了一碗跟刷鍋水似的稀粥,孫大隊長這纔有了點兒精神,聽他爸跟他說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兒。

孫大隊長冇想到,那群村民還真的敢造反。

家裡現如今比他臉還乾淨,被人砸的砸,拿的拿,屁毛冇剩。

眼下這麼一碗粥,都還是老兩口想轍弄回來的。

他這個大隊長的威望,在孫家溝那是一落千丈,現在冇人怕他,也冇人再把他當回事兒。

要不是那些個突然跑回亂墳崗子的屍體,孫家現在早就改頭換麵了。

這裡頭,牽扯著孫家溝多年來積累的孫家大姓和外姓的不合。

冇這一個梁子橫著,他這個大隊長的位置,早就被其他孫姓人奪去了。

又去是他二叔公一家。

要不是他家帶頭,村裡那些慫包哪可能鬨的起來啊?

孫大隊長醒了就一直在生氣,腦袋也是一陣陣的犯暈。

那一腦袋筋包還冇消,他這腦袋其實就還是有隱患的。

可家裡一分錢都翻不出來,又讓他上哪去看病?

彆說是醫院了,就是村裡的土大夫,那都不是現在的他能看得起的。

孫大隊長正犯愁呢,就聽他爸幽幽來了一句:“柳家的賬咱們還冇算捏!彆急,看看他們什麼時候過來,再不來,

咱們就去找一趟,看看他們敢讓我這個老頭子進村兒不!”

孫村長看著病病歪歪的,可那個眼神一狠時,卻能看得出來,孫大隊長狠厲的一麵,那真是:“兔子冇尾巴——隨了根兒了!”

上梁真要那麼正,孫大隊長這個下梁又哪能那麼歪?

孫大隊長平時是真的混,但隻要他爸一瞪眼睛,他就縮著脖子,慫得賊快!

上兩次,他帶著人去鬨事,雖然他爸不太讚同,但也是吭哧吭哧著,猶猶豫豫地,也冇真的攔著他啊!

就是說那麼兩句似是而非的話。

要是他爸真的瞪了眼睛,不讓他去,借給他十個膽子,他也不敢跟他爸對著乾呐!

結果呢?

老爺子馬後炮,事後了,他都快被人打死了,才忽然來了一句風涼話:“當初你不聽我的吧?我就說不準成來著……”

這話又差點兒冇把孫大隊長給起暈過去!

您老要是真那麼趕腳的,咋當時不說捏?

現在說還有啥用?

這不是坑兒子呢嗎?

孫大隊長心裡憋屈,可真對上了孫村長的眼睛,他還真就不敢多說啥。

能說啥?

說啥錯的也都是他啊……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253章 這不是坑兒子呢嗎?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