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5f4f49b83f9c6ef33bd2532a646ec131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柳老爺子這一暈,還在暈倒之前看了那樣悲憤交加的一眼,效果果然不俗。

沈易遙很明顯的看到有不少人的眼神,都變得遲疑了起來,好似覺得自己的懷疑錯了,冤枉了好人。

這種事情,還是需要鐵證如山,才能讓眾人信服,才能讓大夥兒不再搖擺不定。

沈易遙清楚這一點,劉村長更是清楚這一點。

所以,在羅列的罪證唸完之後,看過了大家的表決,他的重頭戲也在這個事情開鑼了!

“鄉親們,通知們,我知道你們有的人聽到這些,知道一些實情,但絕大多數人都被蒙在了鼓裡,被柳家欺壓了這麼些年。”

“今兒個,既然是表決大會,那是自然要給你們一個真相,一個交代的。”

“目前,柳忠國,六丫,孫嘎子,破五,都已經被逮捕。柳建國會被抓走,正是他們招供了,派出所纔會按章辦事,依法抓人!”

“下麵,我們請受害者和證人上來講上兩句哈,都安靜,安靜!”

下麵的嗡嗡聲,因為劉村長的兩句安靜,真的安靜了下來。

他們互相看了看,不知道這裡頭誰是受害者,誰又是證人?

等有人走出來的時候,眾人震驚了!

謔!好傢夥!

這麼多的嗎?

而等這些人一個個說明瞭自己的情況,還有他們臉上或憤恨,或悲慟不已的表情,在跟柳老爺子那個一比對,柳老爺子的那一眼就顯得很虛偽做作,不那麼真實了。

也唯有看到真實的難過,真實的憤怒,才能看得出柳老爺子之前的那一個有多虛假。

假的就是假的,演的就是演的。

村民們有種被愚弄了的憤怒,偏偏柳家老三還在不合時宜地叫囂著。

“他們都是放P!根本冇有的事兒,俺們老柳家纔是大柳村最老的住戶,大柳村以前就是柳家村!你們憑什麼趕俺們走?你們都是後落戶來的,憑什麼占了俺們老柳家的村子,還這麼理直氣壯?”

“你們這些外來戶才該滾犢子!你們這些強盜!你們這些不講理的土賊!”

柳愛國的每一句話,都還帶著老柳家是大柳村大姓的自傲,和他們曾是大柳村土皇帝的高人一等,和外來戶就該忍氣吞聲的理所當然。

這讓激怒了所有不姓柳的所謂“外來戶”,大柳村什麼時候加過柳家村他們不知道,但他們知道,曾經柳家還是村乾部的時候,他們每天過的都是個什麼日子。

吃了上頓冇下頓,發糧的時候,從來都是缺斤少兩的,就冇真正拿過足斤足兩的糧食。ŴŴŴ.biQuPai.coM

一年到頭,除了熬稀飯都不夠的那點兒糧食,他們是一點油腥都冇見著過。

河套裡的小魚小蝦根本不夠打牙祭,何況那些都被說是公家的,他們抓了也塞不進自己嘴裡,都得上交隊部。

柳家有冇有真的上交到鎮上他們也不知道。

水庫的大魚,那更是不準他們看上一眼。

他們按季去打撈回來,也全都得上交,一片魚鱗都留不下。

還記得那個時候,有孩子饞的不行,他們也就敢偷偷刮漁網上的幾片魚鱗,回家給孩子熬個湯,就就味兒,那也算是喝上魚湯了。

那個時候,他們是真的扒過樹皮吃的,餓的不行的時候,苞米杆都是美味。

後來劉家出頭了,柳家被趕下台之後,發糧再冇短他們的斤兩,河套的魚蝦他們可以隨便撈來吃了。

劉村長帶著他們不餓肚子,劉大隊長更是以身作則,帶著他們上山下河,夏天吃肉,冬天有糧。

水庫裡頭除了不準他們用網大範圍的捕撈,想吃魚了,他們是可以去釣魚的。

也是劉大隊長上任之後,他們再也冇有揭不開鍋的情況發生,誰家困難,都會得到扶持。

但誰家好吃懶做的,那賒欠東西可不好使,想打白條?那得走工分,得看錶現,得憑先進,得是勞模!

農民彆個不行,那還是有一把子力氣在的。

不就是吃苦耐勞那點事兒嗎?

那不就是他們乾慣了的事情?

自從柳家被劉家轟下台去之後,大柳村一年比一年的光景好,一年比一年有盼頭了!

柳愛國不知道,自己的一番話,會讓大夥兒回想起那麼多不想再回首的日子。

也讓他們想起了自己的初心。

曾經的他們,不是現在這樣的。

每天吃飽喝足了就跟著一群愛嚼舌頭的一起說道這家,講究那家,嫉妒人家有自己無,笑話人家傻其實自己也不精……

想想曾經的自己,再想想現在的自己。

那個時候,能吃上一頓飽的,可以信誓旦旦說自己三天不餓,腰上紮緊了罵聲,背後多喝兩瓢井水,也能扛著肚子裡直抽抽地乾完一天的活兒。

可是現在呢?

當年他們想也不敢想的日子到手了,一天天的舒坦起來後,他們都成什麼樣兒了呢?

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變成了這樣的呢?

有人沉默,有人想到這些之後,心裡發慌,繼而轉移了這種情緒,變成了怒火,轉嫁到了柳家人的頭上。

……

是誰先動的手,已經無從考證。

反正柳家人反應過來的時候,已經被村民們包圍,一陣拳打腳踢猝不及防地招呼了上來。

無論男女老少,一擁而上,一個個的義憤填膺,都身化正義,給了柳家人正義的審判。

還在叫囂的柳愛國,因為叫的最歡,也被大傢夥兒重點關照了一番。

這不是一個兩個動了手,所謂法不責眾,何況是柳家自己作死?

冇有柳愛國那幾句話點了炮撚子,大家心裡有氣也不好發作,也許還能集體給柳家來個“歡送會”,大家會一起送他們離開大柳村,這事兒也就結束了。

可先是柳老爺子非得擺出一個勝者為王敗者暖……呸!敗者為寇的悲憤來。

後又有柳愛國這個過慣了好日子,也是柳家的老疙瘩,被養得缺根筋,不會看局勢,隻認自己那點兒既得利益得失的賣蠢。

沈易遙在旁邊看的直樂嗬。

柳家可真是能人輩出啊?

先有柳建國腦抽送人頭,後有他哥貪得無厭東窗事發,現在又有他弟賣蠢惹眾怒。

沈易遙看的清楚,柳老爺子一開始是裝暈,現在是真的被氣暈了過去。

生了這麼三個兒子,柳老爺子的“一世英名”算是徹底毀了。

簡直是……大快人心呐!哈哈哈……

沈易遙由衷的感歎了一番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285章 犯蠢三兄弟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