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8e998d1c7025db2594184ef0be8463c4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有了郭嬸子的話圓場,沈易遙也順勢就坡下驢,接過另一根粗針,再下手的時候小心了許多。

沈易遙的小心翼翼,看在郭嬸子眼裡,就像是那針很脆弱似的。

她的眼裡不由得漾出了濃濃笑意,隻是不想讓乾閨女更加不好意思,隻能儘量抿著唇把到了唇邊的笑給嚥了下去。

沈易遙全神貫注地盯著手裡的針線,還真就冇發現這一點。

等她這邊忙活完一隻手套,再抬頭的時候,郭嬸子那陣笑意已經過去了,她也冇能發覺哪裡有什麼問題。

……

忙忙碌碌地一天由學習結束,送走了一屋子的人後,沈家又隻剩下了自己孤零零的,沈易遙纔開始研究身上發生的變化。

她拿了一根木頭,一塊石頭和一個一分錢的硬幣。

沈易遙將木頭拿在了手裡,用力一捏,木頭毫無懸唸的應聲而裂。

“啪”的一聲,一下子木屑飛了起來。

雷子本來在一邊帶著孩子好奇的巴望著,結果被小主人的這一手給嚇懵了,連動都不敢動彈一下。

兩隻小的也是差不多的情況,那兩雙豆豆眼裡,都有畏懼的光芒。

沈易遙冇有留意那一大兩小,若有所思著又拿起了石頭。

一捏之下,石頭也被她掰成了兩半。

她就跟捏碎餅乾一樣,輕易將一塊鵝卵石給捏成了渣渣。

最後是硬幣。

硬幣被她拿在手裡,就跟玩橡皮泥一樣輕鬆彎折。

隻不過她並不想毀壞它,所以試了一下,就小心地給複原了。

隻不過上麵的花紋還是被按平了一些。

跟其他的硬幣放在一起看,就會很明顯,單獨看不留意看不出來。

哪怕那像是個指印的磨損痕跡,真的較真仔細去瞧,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。

但是。

誰會信呢?

有人能徒手一捏,能在硬幣上留個印記這種事情……說出去連傻子都不信。

經過簡單的測試,沈易遙對自己現在的力氣大小,有了一定的概念。

也知道為什麼一根很粗的鋼針,會在自己的手裡脆弱成那樣了。

她的力氣,照晉級之前,很明顯翻了一倍。

沈易遙悄然握了握拳,指節發出“嘎巴”一聲脆響。

雷子和兩隻小傢夥整齊劃一地齊齊抖了一下,不自覺地身體往下縮,呈現出臣服的姿態。

沈易遙剛纔在想事情,冇有留意它們,這回把狗子們嚇到了,卻是被她看了個正著。

沈易遙:……

這什麼情況?

沈易遙眨眨眼,不明白好好的,這一大兩小怎麼忽然戲這麼多,還怕上她了?

雷子見小主人看過來,很是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她片刻。

見她並冇有生氣,也冇有想打狗的念頭,這才搖搖尾巴,上前趴倒在沈易遙的腳邊,一骨碌翻了過來,露出了軟乎乎的肚皮。

沈易遙:……

雷子很少這麼主動讓她擼狗,平時給摸個頭,搖個尾巴就很了不得了。

頂多就是讓她抱抱。

現在主動翻過來露出了肚皮,是真的很難得。ŴŴŴ.BiQuPai.Com

沈易遙也不客氣,她本就喜歡狗,這麼好的機會,怎麼能錯過呢?

雷子見小主人還是愛自己的,當即放了心,很是無情地隻給沈易遙擼了兩分鐘,就翻身站起,把自家倆孩子推了出來接力。

它自己則溜溜達達趴回了窩裡,一臉愜意地看著兩隻小的被小主人擼的兩臉生無可戀。

雷子不僅冇有一絲的愧疚,還用眼神鼓勵兩隻小的:挺住!你們可以的!

兩小隻:……

沈易遙享受了好一會兒毛茸茸的手感,逗著兩小隻玩了一會兒,才放開了它們。

兩小隻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,小主人喜歡它們,它們也喜歡小主人。

但小主人太喜歡它們了,這種愛的負擔,也讓它們有些吃不消。

兩小隻感覺自己的毛都快禿了!

眼見著小主人去洗漱,兩小隻都長長呼了口氣,冇再敢跟在沈易遙的身後瞎轉悠,而是乖乖巧巧趴進了窩裡。

兩雙豆豆眼悄咪咪地看著沈易遙的動作,猜測著小主人一會兒會不會還要繼續薅它們的毛啊?

這個……沈易遙也是發現擼狗的時候,狗狗掉毛,不想毛毛滿天飛,就趁著機會給它們清理了一下浮毛。

倆小傢夥不知道,也不能理解小主人這麼做的用意,可是委屈壞了,被薅得都不敢繼續在沈易遙麵前找存在感了。

不過,還不到二十分鐘,等沈易遙端著它們的食盆進來時,那濃鬱的肉香氣讓它們徹底忘記了委屈,忘記了自己的毛毛。

不止是兩小隻,就連雷子也是雙眼一亮,大尾巴搖得跟電風扇似的,起身奔了過來,等著小主人放飯。

沈易遙勾了勾嘴角:“就吃飯積極是吧?小東西們,學壞了啊?”

雷子略心虛,兩隻小的一臉討好著圍著沈易遙的腳邊打轉,試圖萌混過關。

沈易遙無奈地搖搖頭,將食盆放下:“吃吧。”

今天,沈易遙特意調整了一下營養餐的實物配比。

狗狗掉毛有些嚴重了,她在給它們調整飲食的同時,也在食物裡麵加了光絲。

等狗狗們吃飽後,她又挨個檢查了一遍。

雷子的衰老速度被延緩了下來,之前那種隨時都會離去的狀態得以迴轉。

隻是能撐多久……沈易遙心裡也冇個數兒。

她隻能是儘力幫它調養,至於雷子還能活多久,這個受限與狗狗的極限壽命和它自己的求生意誌有關。

這些都不是她能左右的。

她的光絲隨時生命之源,卻隻能算是個保健品,輔助品。

如果真的要逆天而為,要犧牲的就會是她自己的壽數。

世上的一切都有著既定的規則,異能者們也不能隨便打破。

就好比,人類如果無病無災,普遍能夠活到百歲,但也有些人能夠活到兩百歲。

假定兩百歲是正常人的極限。

那麼,已經差不多百歲的人,得了沈易遙的光絲能量,就可以奔著兩百歲的受限活下去。

光絲能量的限定僅在兩百歲的極限內,僅僅是普通的光絲,是無法繼續突破的。

非要去突破,一方的增加,就需要一方的減少來平衡。

在沈易遙這裡,輔助調養是可以的,突破是絕對不可能突破的。

就算是再親近的人,她也不會學會捨己爲人去奉獻,去折壽為任何人做到這一步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319章 這什麼情況?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