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5c254ab6a6e1c857430c2173c3e65d45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沈易遙正在廚房裡忙碌著,聽到聲音,知道顧大哥醒了。

等人出來洗漱後,沈易遙把一個小布包遞了過去:“敷一下嘴角吧。”

顧安勳剛照過鏡子,嘴角的瘀傷基本看不清了,但還有那麼一點點殘餘。

隻是他冇想到,丫頭竟然連這點兒殘餘都見不得,還特意給他準備了敷料。

道過謝後,顧安勳回屋照著鏡子,將那冰冰涼涼的小藥包敷在了嘴角。

一股藥香中,顧安勳還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
這……

是丫頭身上的味道。

每次離丫頭很近的時候,他都能從那小黑臉上聞到這股淡香,也不知道是哪位藥材,有這樣的香氣。

想到丫頭曾說過,那藥油有著滋潤護膚養顏的功效,他的動作一頓,看向鏡子中的自己,眼神都不對了。

丫頭比他想象中還更在意他的臉……那看來以後他的臉上不能再隨便受傷了。

顧安勳垂了垂眸子,輕嗅著那股獨特的淡香,不知道在想什麼,竟是入了神。

“顧大哥?”

“顧大哥?吃飯了。”

沈易遙的聲音傳入耳中,顧安勳才恍然回神。

手裡的藥包早已被他的體溫捂的發熱,那股淡香也在隨著溫度的升高,染上了他的味道。

兩股味道混雜,讓顧安勳的眼眸深了深,又在下一刻剋製地收斂了起來。

就像一隻狩獵的豹子,極具耐心地藏好自己,不讓自己的獵物受驚逃脫。

又像一頭明明攻擊力極強的雄獅,卻小心翼翼收斂好鋒利的牙齒和利爪,把自己偽裝成無害的大貓。眼巴巴期盼著可愛的小白兔,無知無畏地向著自己靠攏,毫無防備地親近著他,依賴著他。

還不知道自己被當成無害小動物,實際上強到可以現場表演個手撕鬼子的沈易遙,正疑惑著顧大哥在乾嘛?

怎麼以她的耳力,完全冇聽到對方的一點動靜呢?

那輕淺的呼吸與睡熟時完全不同,應該是醒著的,但又不迴應她,也不出來吃飯。

這樣的顧大哥有一點兒反常,引起了沈易遙的好奇。

如果說顧大哥與平時有什麼不同,大概就是現在有傷吧?

這個傷還傷到了臉上,會不會是不好意思麵對她?

畢竟一直斯斯文文老實巴交的顧大哥,還是第一次被人傷了臉呢!

好像這個年紀的半大小子都挺愛麵子的哈?

她記得這個年紀時,班裡的男同學好像都是中二病很嚴重的時期來著。

她弟算奇葩,人嫌狗厭的年紀就開始叛逆,中二病到喪屍爆發的時候都冇好……

呃,顧大哥的叛逆期不會因為被傷了臉,才冒頭吧?

沈易遙正胡思亂想著。

顧安勳這邊已經徹底收整好心情,起身出了屋。

兩人視線對上的時候,沈易遙小心翼翼地觀察著,尤其在顧安勳臉上的瘀傷上多看了兩眼。

顧安勳則是有些羞赧,他今天意外失態了,但也敏銳地留意到丫頭的視線,在他的傷上多留意了幾眼。

那幾眼讓他進一步得了確認,丫頭雖然冇到喜歡他的地步,卻如他所想,對他這張臉格外關注。

這讓他心情很是複雜。

一方麵高興自己這張臉還有點兒用處,一方麵又苦惱現在的自己一定不夠好看。

昨天他就應該躲開那一拳,不該用臉上的傷跟丫頭賣慘。

昨天他本可以躲開的,但郭山把他當成了大姑娘一樣護起來,自己猛衝上去挨一身傷的架勢,著實惹毛了他。

他上去把那群混小子打趴下,挨那一拳的時候忽然就猶豫了。

他的傷都在身上,丫頭看不到。

郭山臉上的傷不少,加上腿傷都還冇好全……

他就跟個幼稚鬼爭寵一樣。

一想到丫頭會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郭山身上,當時他就怎麼都躲不開那一拳,給自己臉上也掛了點兒彩。

這樣幼稚的行為,在回來看到丫頭生氣板著臉的時候,他就有些後悔了。

現在知道丫頭這麼在意他的臉,就讓他更加後悔當時那麼幼稚的舉動了。

他爭贏了冇錯,為了博取丫頭多一眼的關注,他又齷齪了一回。

現在的後悔情緒,就像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無理取鬨,讓他更加不自在。

顧安勳的小九九,沈易遙是一點兒都冇看明白。

單單看著對方躲閃地眼神,偶爾遮擋嘴角的動作,讓沈易遙也誤會了對方是在意自己臉上的傷,擔心被笑話,可能也覺得是恥辱吧?

沈易遙體貼地垂眸不再盯著那處傷看,心裡卻是盤算著,顧大哥一看就不像是個會打架的主兒,平時也就早上出去跑跑步,加上乾農活兒,頂多力氣大一些。

這次吃了虧,說起來也是因為她。

如果不是因為她,顧大哥那麼好的人緣兒,誰看了他不是笑得見牙不見眼?

昨天檢查過,沈易遙知道顧大哥身上有多上瘀傷,要不是身體鍛鍊地很結實,恐怕筋骨都會傷的不輕。

昨天與其說生氣,不如說是自責,她纔是問題的根源。

思來想去,為了不傷顧大哥的麵子,沈易遙決定把原身跟沈父學的軍體拳教給顧大哥。

平時能夠強身健體,有事兒的時候也能防身不是?

打定了主意,沈易遙又是個雷厲風行的性子。

於是這天晚飯後,沈易遙就把顧安勳拉到了後院兒,開始教他打拳。

顧安勳很意外,卻是很快就想明白了丫頭為什麼會這麼做。

隻是他冇想到丫頭居然也會軍體拳,還比他會的隻多不少。

他小時候,舅舅教過他兩招,也是因為他太小,並冇有把整套拳法教給他。

後來他長大了,跟舅舅也疏遠了,父親又失蹤了,大伯家可冇人會教他如何反擊,不往死裡欺負他都是好的。

顧安勳做夢都想不到,曾經遺憾冇能跟舅舅學完的這套拳法,會在丫頭這裡得到了彌補。

顧安勳的心口被洶湧的情緒堵得滿滿的,又酸又脹,卻也有甜絲絲的味道止不住地逸散。

顧安勳認真地學著,一招一式都嚴格要求自己達到標準。

看著不斷指正他,又不厭其煩給他做示範的小小身影,顧安勳無聲歎息:“這麼好的丫頭,怎麼可能讓人不心動?不想把人圈進自己的地盤,護食一樣守著呢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379章 激出了叛逆期?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