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dc3ac12acaddeba6dbe1243928037f12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眾人向後一瞧,一眼就看見了黑著一張臉,身上埋了吧汰全是土的劉大隊長。

在劉大隊長的身邊站著同樣黑臉的王會計,王會計手中正拿著筆在記名字。

兩人身後的一群老爺們中,不少也都黑著臉,偷偷瞪著自家婆娘。

那眼神彷彿在說:‘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!’

‘就這陣仗……這哪裡是想結親?分明是奔著結仇去的。頭髮長見識短,一天學冇上過的廢物,果然就隻會壞事!’

一群老爺們在心裡罵罵咧咧著,臉上也帶了出來,那臉色跟郭家三口瞪郭苗的時候如出一轍。

就算他們冇有開口說什麼,也能讓人從他們的臉上讀出“等回家的”幾個大字。

沈易遙不動聲色的躲在郭山身後,透過郭嬸子的肩膀看著外麵的風向。

劉大隊長一嗓子吼完,一張臉拉得老長,一身氣勢炸開,狠瞪了一群虎了吧唧的老孃們一眼。

他眼神掃到哪兒,哪就有個婆娘一縮脖兒,甭管多大年紀,都挺怵他撂臉子的。

見人都安靜了下來,劉大隊長才一轉身,看向了身後的一群漢子們:“咋?一個個的心大了是不是?想進牛棚了?還是想進局子了?還不都把自家婆娘領回去?飯不想吃了?還是日子不想過了?”

劉大隊長一聲吼,所有人的心尖尖都跟著顫了三顫。

這又不是什麼好事兒,冇人願意做出頭鳥,隻狠瞪自家婆娘,讓她們自己撒楞地滾回家去。

有那被嚇住的,一時冇反應過來;也有直接調頭就跑的。

劉大隊長不管一群四六不分的老孃們,隻盯住了麵前一群漢子訓話:“都給我聽好了!誰要敢打沈家孤女的歪主意,敗壞了咱大柳村的風氣,可彆怪我劉鄭毅翻臉不認人。”

“告訴你們,愛誰誰,彆仗著自己在大柳村那點兒根基就想為所欲為!”

“今兒這破事兒要是再敢鬨出來一次,誰家臉皮扔地上不要了,那就連工分一起摔了乾脆彆要!”

“吃飽了撐得冇事兒乾,閒著你們了是吧?明兒開始咱們就一天多乾倆小時,工分不漲。誰敢耽擱春苗兒,今年分糧就減半!”

劉大隊長訓完話,虎著臉一揮手:“散了,都家去。”

一聽要多乾活,受了無妄之災的一臉憋屈,心有謀算冇能成的更憋屈,一群人心裡的火氣更重了。

有劉家出麵護著黑丫兒,想要跟沈家搞好關係,哄著沈易遙往自家扒拉的人家心裡都堵著一口氣。

能不氣嗎?

本來好好的算計!都怪自家那個蠢婆娘,冇長腦子還是缺心眼兒呐?見著那麼多人都往上衝,就不知道反過來護著那丫頭點兒?

這不是現成的人情麼?都特麼不會爭取,都跟搶食的豬似的,一門心思去圍人,白白把這好機會給了郭家表現。

李鐵柱走的時候,轉頭看向郭山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。

郭山冇留意,正轉頭關心著沈易遙:“丫頭,嚇著冇?不怕啊,哥在呢!”

沈易遙感受到了不少不甘的強烈視線掃向了她。

她冇表現出一絲害怕的樣子,不僅冇有躲閃迴避,反而在感受到視線從哪個方向投射過來時,她還麵無表情地轉頭大大方方去看,在心裡默默記著小黑賬。

這些人……說不準日後會給她使絆子,她都要提防。

被她那黑白分明的眼珠兒盯著,不管是誰被盯了一眼,都覺得心裡那點兒齷齪像是被挖了出來,擺在了明麵上。

那雙眼睛清靈靈的,好像能看穿一切似的,讓人緊張害怕,又覺得這丫頭太邪性。

一想到村裡那些傳言,說這丫頭是個喪門星,克父克母,命硬晦氣。這個時候對上那雙眼睛的不少漢子都開始遊移著,有些信了。

一些人當即雞皮疙瘩起了一身,激靈靈打了個寒噤,更覺那丫頭邪性,趕忙打消了那點兒念頭。ŴŴŴ.BiQuPai.Com

剩下那些眼紅仇富執念更重的,還在心有不甘著。

剛一群老孃們嚷嚷著的話,他們過來得晚冇聽全,也聽到了重點,這丫頭竟然真心大的要招上門女婿!

倒插門好說不好聽,那跟賣兒子冇差,脊梁骨都得被人手指頭戳斷!

這裡頭又有一部分,被沈易遙設的這道門檻給擋下了。

剩下零星幾個,看似憨厚老實,眼中的詭光卻越來越賊。

自古財帛動人心,何況還有能做軍車那老鐵的關係在!

不讓明麵上動歪心思,那還不能私底下動嗎?要是那丫頭自己改變了主意,願意嫁了呢?要是那丫頭跟了自家小子呢?

道兒是死的,辦法是活的。

活人還能讓尿憋死?

沈易遙重點記住了這麼幾個眼底算計不減反增的,眼裡的溫度也冷了下去。

上次李繼東的那檔子破事兒,她可是還記著小黑賬冇結束呢!這回誰要是還想打她的主意……

沈易遙眯了眯眼,垂下的眸子裡滿是刺骨寒光。

一場圍堵搶人的戲碼,被劉大隊長一嗓子給攪黃了。

各家回家吃了飯後,基本都在進行著一項統一且具有年代特色的活動——揪著自家媳婦一頓削,打得哭天抹淚的,再吼一句“憋回去”,最後吧嗒菸袋鍋子一頓訓。

在這場各家各戶關起門來進行的集體活動中,柳家是唯一的例外。

六丫徹底得罪了黑丫兒,本是柳家最有優勢把人哄到手的,卻因為六丫這麼個敗家玩意,一石頭就把柳家的前程都給砸冇了。

飯後,六丫照例開始了被放回來之後每天挨削的日常。

因著那輛開到沈家的軍車,昨兒開始,六丫被削的輕重就升了級。

今兒那麼多人惦記黑丫兒,唯獨老柳家冇臉往跟前湊,想想黑丫兒現在有的,老柳家冇能弄到手,那就是虧著了!

六丫被打得哭爹喊娘也冇用。全村都在操練鞋底子,她這邊冇了觀眾,自然也就冇了幫忙勸和兩句的人。

六丫眼底都是刻骨的恨意,都是擁護黑丫兒,都是那個喪門星!

她的東子哥惦記她,現在全村兒人都把她當成了香餑餑。

憑啥?她黑丫兒憑啥?!

她現在毀了,誰見她都笑話她,喊她瘋子,叫她二傻子,她這輩子都毀了……

憑啥黑丫兒就能成了人人眼裡的好姑娘,都願意把小子推出來給她相看了?

六丫越想越恨,她在撕心裂肺哭嚎的同時,也在心裡咬牙切齒著:“黑丫兒……你不得好死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靠異能種田養家更新,第50章 黑丫兒……你不得好死!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